快捷搜索:

您的位置:澳门新普京 > 影评影视 > 《霸王别姬》留给我的人生疑惑?

《霸王别姬》留给我的人生疑惑?

发布时间:2019-11-15 02:44编辑:影评影视浏览(123)

    直接说重点
    1.段小楼少年时冒着被师傅打死的危险救下了程蝶衣,从此之后段小楼一直保护着蝶衣。然而程蝶衣也用他的方式爱了段小楼“一辈子”!(为了你,我连命都可以不要)!
    2.长大后的段小楼在八大胡同为了菊仙(妓女)跟一帮痞子斗殴,差点把小命丢了,更不畏世俗取了菊仙做老婆,并用他的方式爱了菊仙一辈子,这需要何等的勇气?何等的男子气概?用菊仙的话说:你就是我要找的人!(为了你,不惧死亡,就更TMD不要说世俗的那些东西了)可以看出,没有人可以逼段小楼做他不愿意的事儿!
    我连死亡都不怕,那还有什么可畏惧的呢?
    但是为什么?就在生命行将就木的时候!段小楼被公审时的一席话像尖刀一样彻底刺伤了他保护了一生、并爱了一生的两个人程蝶衣和菊仙!此时的程蝶衣任然不肯相信自己心中的“霸王”居然跪地求饶了,更不敢相信他对自己的污蔑跟中伤!同时也直接导致了菊仙的自杀。我曾今用生命保护的女人,我却“亲手”杀死了她!这是为什么?
    此刻段小楼忘了曾经为这两人“付出”过生命!
    到底是想说明世界上最难懂的是人性还是想说明红色政治的恐怖?我很疑惑。。。。。。

           半年以前看过的第一遍,直到现在才敢看第二遍。
        我最喜欢的电影。
        一、程蝶衣的劫难
        不是每个人生命中都会有这样的劫难的,绝望深刻、令人成长。这里的成长没有褒义,就是一个人的生命驶向何方的意思。第一次,蝶衣被母亲砍掉手指,拜师以后随着自己的一声呼唤,母亲头也不回的走了;第二次,“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”;第三次,被张公公猥亵;第四次,被迫接受师兄和菊仙的婚姻;第五次,为救师兄去日本人的堂会,却被师兄啐了满脸;第六次,被以“汉奸罪”的名义抓紧监狱以及庭审上的表现;第七次,小四的背叛;第八次,被自己捂热的小蛇换角,自己还要亲手给霸王带上帽子;第九次,文革被批斗,以及小楼的疯狂揭发。
        在一定限制下,引导大多数人的生命轨迹的,是一点点细小的决定,细小的几乎没有人会考虑它们的重要性,也不会疼,不会心里有什么巨变,自然而然。而蝶衣的生命中,多了这么多劫难,每一次劫难都像是剥一层皮。蝶衣柔弱的身躯怎么可以承担这么深重的苦痛呢?我想,他是早就不关心自己的痛了吧,把自己置身于自己之外,看着自己就像看着一个毫不关心的陌生人:痛么?痛就痛吧。难过吗?难过就难过吧。绝望吗?绝望就绝望吧。即使绝望,你也要拼了命去坚持我的坚持。在蝶衣的心目中,应该是只有小楼和京戏是重要的,其他的,包括他自己,都随便吧。就像在被批斗的那一场戏中他说:“我早就不是东西了……”他早已不在乎自己,只在乎自己的坚持。
        二、程蝶衣的至善至美
      影片正如众多评价所讲,是一部史诗般的著作。里面的现实、人性、变化,真实而残忍,无奈又美好。但是在这里,我只想关注程蝶衣。程蝶衣是一个真正表里如一的人,他专注、努力、热爱,“心无旁骛”本身就很美。在他的世界里,只有京戏和小楼。从他的成长历程中我们可以看到:师父的关怀备至、师兄的温暖友爱、对京戏的热爱与京戏带给他的荣耀是他生命中唯一暖色的部分,所以他要紧紧抱住这唯一的幸福,“从一而终”。他要的生活,只是白天和戏班的人一起乘着朝露吊嗓,夜晚和师兄在耀眼的灯光下唱戏。他接触到的其他的东西都是冷漠甚至残忍的。在其他的冷漠衬托下,这些温暖格外珍贵。所以他不需要也并不想去多接触社会寻求新鲜事物(就像段小楼去妓院),只要保有这份温暖就够了。所以,他的一生做的事情就是单纯的“从一而终”。从一而终的追求京戏上的完美表现,从一而终的想要和师兄保有这份感情。他没有人性中贪婪自私的一面,他很单纯。他始终处在一个“众人皆醒我独醉”的状态。他总是美的,就像在有一场表演中,漫天飞落的传单散落在舞台上,他却只舞他的,旋转他的,甚至连那些传单都随着蝶衣的舞姿翩翩飘落,成了最好的衬托,美不胜收。
      其实他一点也不贪婪,只不过他想要的恰恰是他无法保有的,他可以保有的也被时代一点点摧毁。
      三、程蝶衣的情感
      他的善良——毫无疑问,蝶衣很善良。在被张公公猥亵的那天,回去的时候看到一个弃婴。大概是想到了自己的身世吧,不顾师父“人各有命”的劝阻,硬是要把小婴儿抱回来不让他受冻。自己被伤的越深越痛,便更想要多给别人一点温暖,希望和自己身世有些相似小婴儿可以更幸福一点。
      他对母亲的留恋与爱——除了小时候表现出的对母亲的依赖,长大以后有一场戏是给母亲烧信。信寄往的地方是“照旧”,说明他是一直有这个习惯的。信的内容是“我和师哥同往常一样白天吊嗓晚上唱戏……”不仅说明了这是他想要的生活,更说明了他想让母亲放心,即使母亲根本就收不到这封信。估计他是从小就通过这样的方式向母亲诉说自己的情况吧。
      他与菊仙——他应该是恨死了菊仙,菊仙抢走了他的师兄。他骂菊仙“潘金莲”。但是,在他被师兄啐了一脸时是菊仙帮他拭去脸上的唾液,在他被以汉奸罪的名义抓进监狱时是菊仙全力说服袁四爷去救他;在他想和师兄说几句话时菊仙默默地走开,当他戒毒神志不清的说着“娘,冷,水都冻冰了”的时候是菊仙抱着他加衣服加被子。更重要的,在被批斗时连段小楼都承受不了屈辱疯狂揭发他时,是菊仙在维护他,菊仙抢回了那把剑。菊仙对他,真的是仁至义尽了。但是他却一直都不待见她,试图排挤她伤害她。其实他们俩是一类人,对于自己认准了的事情就全力以赴,从一而终。难道他对菊仙一点点的好也没有吗?不是的。菊仙不知道,估计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,菊仙流产时他的紧张与菊仙上吊自杀时他疯一般的冲过去。其实他对菊仙是有爱的。
      他和小楼——我觉得把他对小楼的感情定义为同性恋是不恰当的,只是因为小楼陪伴他成长所以他才对他这么依恋。如果换做是一个女孩子或者是一只小狗陪他成长,估计他也会这么爱她(它)。而且他只是想与师兄一起唱一辈子戏,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。当段小楼和菊仙结婚时他的心痛不知道有多少人有同感。一直以来,这个可以为让自己少受一点苦而被师父重罚的人,一个在彼此的生命中占据着绝对重要位置的人,一个一起经历过那么多的人,一个几乎是自己唯一温暖源泉的人,他有了另外的一个人。从此以后他的快乐他的悲伤都与你无关了。他和另外的那个人卿卿我我眼睛里都有掩不住的甜蜜,而看着你就像一个看着普通朋友,普通的好像你们不曾有过那些过去。这样的痛苦是可以让我心碎了的,即使那个人不是我的男朋友。所以我完全理解程蝶衣的心情,并且不想把它解释为同性恋的占有欲。其实他们俩是互相爱着的,只不过段小楼更世俗一点正常一点,爱他的同时也拥有对菊仙爱情;而程蝶衣没有其他的爱,并且爱段小楼比段小楼爱他深。
    澳门新普京,  四、程蝶衣的执着
      看第一遍的时候一直不理解为什么程蝶衣会因为唱戏混淆性别观念,因为好多唱旦角的男人在自己的生活中是很正常的,比如说梅兰芳。看第二遍的时候终于明白了。程蝶衣很执着,执着到完全是一种孤勇。小时候练习《思凡》,执着的坚持“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”,即使被师父打的半死也绝不改口。他不明白他可以在戏里唱“我本是女娇娥”,然后在现实生活中照常做个“男儿郎”,他从一开始就是戏我不分的。这种人,不容易改变,但是一旦过了某个关卡突破了自己,那么新形成的一切更加难以改变。所以,当他第一次唱出“我本是女娇娥”后,便把自己安排在戏中,戏外的一切对他一点也不重要了。所以说,他不是混淆性别观念,他的心中就没有性别观念。
      
      最后谈一下我对这个电影制作的小小看法。这部电影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好的,各位演员尤其是张国荣的表演都很出彩。但是蝶衣的声音配的太阴柔了,而且感觉第二代蝶衣与第一代第三代蝶衣的面容气质很不同。最小的蝶衣和张国荣饰演的蝶衣感觉会是同一个人,但是中间的蝶衣感觉上不会是小蝶衣与大蝶衣的青年时期。
      
      最最后,有一幕一直在我脑海中浮现。就是被批斗时段小楼被迫把自己的脸画成小丑的摸样,还有各种侮辱性的符号。这时候蝶衣像个仙子一样飘过来,脸上带着虞姬完美的戏妆,来给霸王勾画霸气的眉眼。历史上霸王是虞姬的依靠,在这里却要虞姬来拯救霸王的尊严。前面我说蝶衣是“众人皆醒我独醉”。众人是醒着,为了世俗的一切蝇营狗苟,但世俗是变幻莫测的,到最后来还是一场空;竟不如蝶衣,他最求的只是那份美,他拥有了这份气质这样的美便永远也不会离开他。何尝又不是“众人皆醉我独醒呢”?   

    本文由澳门新普京发布于影评影视,转载请注明出处:《霸王别姬》留给我的人生疑惑?

    关键词: